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武侠陈友谅调教周芷若
「报告长老!周芷若和狮王已经抓来了!」丐帮的人拥着谢逊和周芷若, 向门内的陈友谅道。 「把狮王关起来,周芷若给我带上!」陈友谅道。 他终于等到了,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周芷若, 那个天下第一美人江湖公认“武林最清纯的处女”, 丐帮公投“最想上的女侠”的榜首周芷若!周芷若被带了上来 陈友谅将其它人赶了出去并将门关了起来。 丐帮众人聚集在门外,准备看房内上演一场活春宫!他看着她绝美的容颜, 那张他发誓要在其上射满精子的容颜如今,他确实可以这么做, 他的鸡巴顿时胀大起来!他将周芷若的衣服全扯了下来 眼前展现一副完美的胴体!周芷若惊叫一声 叫得如此销魂软倒在地,她早已被点了穴道, 浑身使不出力!她已意识到会被奸了!她保存多年的处子之身就要被破了!她蝉联多年的“武林最清纯处女”冠军下届已无望了!她在丐帮那个公投“最想上的女侠”的头衔也会被摘下 到时候可能会被换上“最好干的女侠”这个丢脸却实至名归的名讳。 陈友谅望着她美丽的胴体,口水直流。 周芷若身材虽然纤细,奶却很大,又很敏感, 容易激凸衣服根本包不住她丰满的两粒肉球, 常让众人看得血派喷张所以才会得到丐帮公投的“最想上的女侠”榜首!此刻她的玉乳没有任何遮掩, 小巧粉红的奶头激凸着雪白的巨乳上布满细小的汗珠, 看得陈友谅两眼发直。 「想不到你的奶比生过孩子的女人还大!你根本是头乳牛!」陈友谅将她的巨乳用力揉捏, 然后把肉棒夹在乳沟中夹弄。 「啊啊嗯」周芷若被他掐的生疼,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, 却惹得陈友谅更粗暴的对待。 「你的奶真软!夹得我好爽!我早就想干你的奶沟了!想不到真能如愿!哈哈!」陈友谅一边狂插她的奶一边道。 面对陈友谅淫辱的赞美,周芷若却有异样的感觉, 「我的奶真的很好干吗原来男人都想上我这种乳牛。 」她的巨乳确实诱人,窗外的丐帮众人无一不想掐她的肥奶。 周芷若的奶头越来越坚挺,陈友谅将她的大奶抓得变形, 不断的抽插她的肉沟!「射了!啊啊~~」陈友谅扯着她的头发 将她的头提了过来狠狠射在她脸上!「我早就想用精液帮你洗脸, 你满脸精子的模样真是下贱!」他把阴茎在周芷若瓜子般的小脸上不断摩擦。 「陈长老射在她脸上啦!周芷若沾满精液的脸可真美!」「是啊!像是精液本就该长在她脸上的!」「你这什么怪形容」窗外的丐帮众人闹成一团。 周芷若头一次被颜射,感受到无比的屈辱。 当热唿唿的精液满满覆盖在她的小脸上,黏住她的睫毛, 把她的眼煳住了张不开然后慢慢滑下,汇聚在她小巧的下巴, 再缓缓流下。 她感到无比兴奋!她爱精液从龟头勐烈射出, 强力喷在她脸上的感觉她爱上黏稠的精液在她脸上缓缓流下的感觉。 「我怎会有这么想法难道我喜欢被颜射不不~~这太污辱人了!」周芷若心里这样想着, 但她也同时幻想着被一堆男人包围着连续颜射, 射得满头满脸。 「那一定很棒!」精液流过她雪白的颈子, 流到她刚被人干过的乳沟她又感到一阵兴奋, 然后又开始幻想被一群男人围着全身射精。 「要是每天都能用精液洗澡,那该有多好, 好想泡在一桶精子里。 」她虽然不断克制自己去想,她的淫念却让她越想越夸张。 她的淫思要达成可容易了,武林中谁不想射在她脸上就在周芷若沉浸在幻想的同时, 陈友谅喝了几口壮阳的药酒。 「我可不能软下,我还没操翻她呢!」他又挺了起来。 他将肉棒插入她的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嘴, 「奶干过了!再来试试你地嘴吧!」周芷若无法抵抗 任由那又臭又脏的肉棒塞入她的嘴中她天生有洁癖, 恶心的快吐了尽力的想要把肉棒吐出,无奈穴道被封, 力量已失又吞又吐的动作反而让陈友谅爽上天。 「你这婊子还真是吹箫的能手,该不会常常在练习吧」他淫笑道。 周芷若试了几次,始终吐不出,她明白是逃离不了嘴巴被奸的命运了。 陈友谅抓住她的头,把她的小嘴当穴一样抽插, 她被抓得很不舒服只好开始配合他的动作,然后, 她发现她居然不再讨厌嘴里被人塞了一条肉棒!她居然渐渐喜欢头被人塞在跨下的屈辱 渐渐喜欢含着男人的肉棒!周芷若开始用舌头挑弄嘴里的肉棒 用她洁白的贝齿刮下包皮上的污垢并且吃了下去。 「喔喔喔~周芷若!」陈友谅被她淫秽举动搞得差点射精。 周芷若更加卖力的刮,然后把肉棒吐出, 把嘴大开里面都是她从肉棒刮下,黏腻恶心的陈年污垢!陈友谅已经三年没洗肉棒了!这次周芷若一次帮他刮得干干净净, 然后把他令人做恶的一大坨污垢吞了下肚。 「我第一次看过吹箫吹得这么下贱的!」「好想让她也清清我的肉棒!」在窗外偷看的丐帮众人纷纷勃起!「周芷若, 你果然是天生的贱婊子、贱骨头。 」陈友谅话还没说完,周芷若又将他的肉棒含了下去, 吞入吐出吐得时候还用她鲜红的舌头舔弄着龟头。 周芷若的舌头很长,像蛇一样灵活,她舔完龟头又去舔他的睾丸, 舔完了又将睾丸含在嘴里。 陈友谅没想到她居然会将他的蛋蛋含在嘴里!「好吃吧你真是骚到骨子里去!」他拿肉棒甩着周芷若的脸, 周芷若则狼吞虎咽的吃着他的睾丸。 「我怎么会这样子」周芷若自问,他的肉棒明明又臭又脏, 可是她却疯狂爱上了甚至爱上了他的睾丸!周芷若疯狂的又含、又舔、又吸、又咬, 然后居然把肉棒和睾丸一起含在嘴中!陈友谅看着因为含住他的阳具和睾丸 而导致鼓起腮帮子的周芷若他终于忍不住了!「我干烂你的嘴!」他扯着她的头, 用力勐干几下浓郁的精子便在她嘴里喷发了!周芷若闭上双眼, 睫毛颤动着陶醉在被人射精在嘴里的屈辱滋味, 陈友谅的精液又腥又臭射得极多,灌满了她的小嘴, 从嘴边潺潺流了下来。 周芷若用舌头搅动精液在嘴里翻腾,甚至用精液漱了漱口, 确定齿缝间都充满着精臭才满意的将精液吞下 然后舔干净嘴边的精液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。 「马的!瞧这婊子的贱样!倒像是精液多好喝!睾丸多可口似的!」窗外丐帮众人纷纷掏弄起鸡巴。 陈友谅好不容易才将肉棒拔出,周芷若又急急将嘴凑了上来, 将他软垂的鸡巴含住用力吸着。 「周芷若!你好会吸!吸得我好爽!」陈友谅叫道。 周芷若卖力的吸,将他残存在阴茎的那一丁点精液全吸了出来, 然后“扑通”一声将肉棒从嘴里拔出再趴在他的胯下, 舔弄着他的龟头渴望着精液。 「精液怎么会这么好吃!我好想吸全天下男人的肉棒!我好想喝下每个人的精液!」周芷若开始幻想每天都喝上一杯浓郁腥臭的精液, 而且是要原汁原味新鲜现采!「不!一杯怎么够!我要一大壶!不!我要一整瓮!不!我要一整桶!」她想要她的嘴里永远灌满精液。 她的愿望很容易就可以实现,在外的丐帮众人都想让她吃肉棒、喝精液!周芷若不断舔弄陈友谅的龟头, 不断吸含他的睾丸就算阴毛黏在她嘴里也毫不在意, 她还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!陈友谅受不了她舔弄 从龟头溢出尿来他虽然射了两次精,却憋了一大泡尿。 哪知周芷若一见有液体溢出,就赶紧舔了干净, 她马上发现那是尿。 「原来尿怎么好喝!啊!我居然喜欢喝尿!」周芷若不相信自己居然这么下贱, 但是她却越来越渴望喝尿。 陈友谅见她尝到尿的下贱模样,再也憋不住!「我知道你喜欢喝尿!那就好好尝尝吧!」他将阴茎塞入周芷若嘴中, 浠哩哗啦的尿了起来。 「哇!长老居然尿在她嘴里!那可要满嘴臭骚味了!」「她可是周芷若!就算臭尿到她嘴里也变成香的!」丐帮众人开始胡言乱语。